对日“内衣出口大王”谢敦敏:把内衣做成跨国大事业,传奇经历赢得中日同行赞誉!

蒙令华 4716 2022-09-25 17:04:26

这个夏天,中国南北各地正经历着数十年来的高温天气,但这似乎远远比不上谢敦敏先生的工厂正在生产“SUZURAN 铃兰内衣”的“工作热度”——他的公司接到日本客户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今年12月底甚至明年上半年,旗下的三家位于中国广东汕头、江西赣州以及越南的工厂正开足马力生产中。

对日“内衣出口大王”谢敦敏先生

“樱兰”位于越南的工厂正开足马力生产中


谢敦敏,日本“SUZURAN 铃兰内衣”创始人、中国广东樱兰智能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樱兰”)事长。他所创建和领导的企业,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生产制造型企业,也是一家主攻日本市场的外贸公司,专门面向日本出口内衣。公司目前设立有国内外机构6家,是日本国际内衣保健协会生产开发依托的重点单位。然而,这位如今在对日本内衣出口领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江西赣南走出来的企业家,大学毕业前夕其实并未接触过日语,职场的起点则是中日合资企业的“储备干部”。

 

“储备干部”脱颖而出直至派驻日本,

“而立之年”毅然辞职回国创业

 

谢敦敏,70年代中出生于江西省赣南山区的一个小山村。他的家乡地处于武夷山脉,位于福建省长汀县和江西瑞金市交界的地方,这里不仅风景秀丽,人杰地灵,也是中国现代史上风起云涌的红色革命圣地。或许是这样的出生和成长环境,才更多培养了他敢于闯荡和拼搏的性格。

从江西省赣南山区走出的跨国企业家

上世纪90年代中,谢敦敏从当时的湖南财经学院金融管理系本科毕业。原本他被分配到了江西省政府部门上班,一个妥妥的公务员职位,但刚好有一位毕业于北大的高中同班同学到了深圳工作并建议他也过去。作为南方沿海城市同时又是四大经济特区城市之首、地处改革开放前沿都市的深圳,当时对大学毕业生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于是他毅然停薪留职暂时放弃在江西老家的稳定工作进而选择了年轻人向往的深圳,进入到南油工业区内一家当地大型企业与日本三洋合资的电子厂。这家生产电子配件的企业规模并不小,共有2000多个员工。

大学毕业、走向社会之初的谢敦敏

谢敦敏先以“储备干部”的身份被招进去,按照惯例,同一批人经过5个月培训后再分配到技术、现场管理等部门;在培训中表现优异的谢敦敏很快被日方总经理看中,原来,这位总经理觉得此前的仓库管理并不好,就直接找到他,表示希望他带着几个人去把仓库管理好。果然,在谢敦敏的组织带领下,公司仓库被收拾得井井有条、焕然一新,还得到了前来视察的日方董事长现场表扬。仅仅四个月后,他就被调到了行政管理部门,又因为金融管理专业毕业的他学习过国际贸易,于是被安排主管更能发挥他个人专长的国际进出口业务部门,管理公司的进出口通关、物流等他比较熟悉的业务领域。

在日本静冈工作时的谢敦敏(右二)

在公司进出口部门,为了提升自己,谢敦敏不仅报考了当时要求甚严、全国统一试卷且通过率只有10%左右的报关员资格证书,同时还开始自学日语,凭着个人学习上的优势,半年后他就基本掌握了日语语言关,并很快成了公司业务骨干。1998年,谢敦敏被派遣到位于日本静冈县的日方公司总部工作,直到两年后才回到国内。

“而立之年”毅然放弃日本的工作回国创业

其实,谢敦敏的工作签证是三年,并且可以续签,他之所以两年后选择了放弃和离开,是因为他一方面觉得在日本的两年里,自己已经对日本公司如何运作有了基本的了解;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一直要待在日本,刚好“三十而立”的他,想到的是自己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综合考虑过后,他在合同第一期满后主动辞职并且提前回到了国内。

 

从“杂货贸易”起步,抓住机会进入内衣产业

 

返回国内后,谢敦敏先生没有再回到深圳,而是去了离江西家乡更近、同为四大经济特区之一的广东汕头市。原来,在日本工作期间,他认识了在日本一家以连锁百元店著称的大型商社“大创”工作的朋友,这家商社每年需要从中国大量采购从文具、餐厨用具等日用商品上千种之多,统称为“杂货贸易”。这位朋友便委托谢敦敏在中国帮忙寻找和采购货源。做事严谨、认真负责的他越做越大,两年后的2002年,他就从最开始一个人单干,变成了专门成立的一家“铃兰贸易公司”。

广东潮汕地区的内衣产业是当地支柱产业


在忙碌过程中,机会来了!原来,包括汕头市在内的整个广东潮汕地区当时有两大闻名世界的产业,一是针织手绢以及后来随着刺绣、蕾丝技术提高延伸发展起来的针织内衣,是当地的第一大支柱产业;二是玩具产业。由于深受信任,2003年,在日本的贸易伙伴把一个叫笔野的日本商人介绍给了谢敦敏,笔野先生正是谢敦敏认识的第一个内衣贸易商人。原来,笔野先生当时在中国有一批共3万件的内衣订单,并且下给了浙江宁波一家贸易公司,宁波这家公司又把订单拿到汕头生产。笔野先生不放心,打算亲自过来汕头看看,宁波的公司知道谢敦敏会日语,就委托他来帮忙接待和翻译。

谢敦敏(左)与日本友人在一起

这年夏天,笔野先生来到汕头后,在谢敦敏的陪同下开始去位于郊区乡镇的内衣工厂验货。不过,令笔野先生头疼的是,那家宁波贸易公司找的工厂生产的内衣很多质量不良,他只好连着住了两个星期,而谢敦敏则每天都陪着他冒着酷暑打车前往查验;但不幸的是,只是从事个人贸易的笔野先生因为延误了三个月,订单被客户取消,导致个人被迫破产。谢敦敏则在跟笔野先生不断沟通的过程中,很快学习到了内衣知识和内衣产业的基本状况。

抓住机会学习内衣知识和了解内衣产业

笔野先生在日本的内衣生意破产后,却没有忘记对谢敦敏的感激之情,不久,他又介绍了一位同样从事内衣业的日本人北村先生给谢敦敏认识。这位北村先生当时比谢敦敏年龄要大许多,曾先后在几家日本知名内衣公司工作,在跟谢敦敏认识后,对谢敦敏的办事能力非常欣赏,于是干脆就把自己在中国的订单都交给谢敦敏去执行。到了2008年,随着规模的扩大,谢敦敏的贸易公司已经在汕头租下了80平方米的办公室,聘请了几个业务员负责查货、品管等,建立起了初步的组织系统。但也就在这一年,由于一批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遭到了日本消费者的投诉,北村所在公司的社长亲自来到汕头查找原因。这位社长跟谢敦敏沟通后,知道了原因并不是在谢敦敏这边,于是他不仅没有取消合作,反而对谢敦敏建议说:业务量这么大,你应该设立自己的工厂。

2009年谢敦敏正式设立自己的内衣工厂

2009年,在这家公司社长的亲自支持下,谢敦敏投资500万元的“广东樱兰智能服装有限公司”工厂正式建成,在日本销售的内衣品牌为“SUZURAN 铃兰”。令谢敦敏感动的是,作为日本客户的那家公司社长还派出了8位资深日本退休技术人员带着大量资料前来指导了半年之久,保证了“SUZURAN 铃兰”的产品品质。无论是笔野还是北村,谢敦敏都保持着对他们的情谊,笔野后来做了保安,此后一直得到了谢敦敏的关心,而北村后来也离开了那家公司,谢敦敏还长期聘请他参与在日本的业务工作。

 

不断超越成为对日“内衣出口大王”,

未来将在日本开设工厂

 

随着业务的增加和品质的提升,“樱兰”的规模也不断扩大,在中国国内,公司规模从最早的二、三十人,到现在拥有近三百人,并且在广东汕头、江西赣州拥有三家现代化工厂和土地储备;同时,在越南也投资建起了拥有700多人的工厂。谢敦敏的日本客户,也从最初只有一家变成了到现在拥有20多家稳定的客户。“樱兰”在日本注册的的品牌“SUZURAN 铃兰”,如今在日本成了家喻户晓的内衣品牌,很多日本公司只要在展会上看到“SUZURAN 铃兰”,就会把它跟日本内衣专业生产工厂联系在一起。

“铃兰 SUZURAN”内衣在日本深受欢迎

“樱兰”所获得的荣誉和专利证书


“樱兰”主要承接OEM贴牌、接受订单生产的方式,但同时,谢敦敏也建立起自己公司强大而健全的设计团队。这样,当客户下订单后,就可以很快地理解并按客户提供的式样书、基本构建书、设计图等要求,按照面料、结构和工艺要求快速提供样品,以确认跟客户的期望是否一致。在客户确认并给出货期后,再按期交货。到现在,“樱兰”在研发方面还获得了6项发明专利以及其他包括实用新型、外观、软件著作权、高新技术产品等共40多项专利,涉及面料、多功能保健内衣、多功能性服饰等方面。“樱兰”还于2021年1月挂牌广东“华侨板”,通过“华侨板”的积极撮合,完成了企业首笔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并成功对接政策奖励。

谢敦敏(中)与团队成员在一起


在谈到订单生产和自创品牌时,谢敦敏表示,每一种产品的品牌发展方向都有它的区域合理性。他说,如果是做内销,自然需要自己的品牌,但“SUZURAN 铃兰”是百分之百、专门对日本这一特殊区域进行OEM贴牌生产的,“由于我们从时间、产能、品质上都有充分的保证,客户群体包括线上渠道销售平台中的亚马逊、乐天、雅虎以及线下的地方批发所涉及的日本商贸会社,经营诚信、务实,非常稳定,因此就没有必要非得去做中国国内市场和品牌”。据了解,仅仅是记者最早联系采访的今年7月末,“樱兰”的订单就已经排到了明年(2023年)6月份了。

谢敦敏(右)与日本友人在一起

谢敦敏(左)与团队成员研究新产品

“樱兰”强大的设计团队为客户解决实际问题

此外,谢敦敏表示,日本人做生意也是讲究人情和人脉关系的,一旦认定了你的生产和品控管理流程,客户是不会轻易改变合作关系的。他说,自己的团队在日语专业知识领域方面沟通交流完全没有障碍,业务和生产管理团队中有20多人日语都非常流利;公司的整个运营,包括办公系统、策划团队、设计团队、办公环境等等都是一流的,甚至在对内衣的颜色、纸板大小、流行风格的研判上,比一些日本客户还专业,能够真正地为客户考虑和解决很多问题。“我们的办公室和工厂,都铺设了木地板,一尘不染,日本客户到我们这里看到这样的环境,就对我们有了充分的信任。”“从内衣产品上来说,要取得客户认可也非常简单,那就是产品三大原则必须严格执行:一是不能有污染、二是不能有破洞、三是也不能出现尺码标识错的情况。”谢敦敏同时介绍说,在跟日本同行打交道时,自己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比如大家说的“工匠精神”,“内衣生产看似简单,但也需要在时代流行设计、生产品质上把好关;就像中国的科技人员在生产制造火箭时,误差0.01毫米都不行;设计和生产内衣与生产真正高科技产品相比较来说,客户基本上容许公差范围已经是在10毫米之间了!即使是生产手工缝制的内衣产品,我们也需要有这样的勇气和精神,在品质管理上来要求自己的工厂,那么产品就可以做到尽善尽美。”“做任何事情,你只要做到对产品足够有细心、有恒心、有信心,那其他的方面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也许,这就是铃兰在中国工厂生产内衣发自内心深处的肺腑之言吧!

“樱兰”在日本推出新款产品受到了广泛欢迎


在疫情期间,谢敦敏曾接到日本朝日电视台购物频道70万件睡眠文胸内衣的订单,他们团队仅仅三个月就按照合同完成了,在高品质、高效率、高产能方面,中国精神再次赢得了日本客户的由衷称赞。目前,“铃兰”推出的抗血栓健康内衣、抗菌消臭功能老年人失禁护理内裤以及年轻女性使用的生理内裤等系列产品,在日本市场长期因为质量可靠、销售非常良好,同时结合线上互联网和日本电视平台以及杂志贩卖,打开了新的销售成长,助力企业的发展空间。而谢敦敏在稳定了中国国内和东南亚国家生产的同时,还打算接下来利用中老铁路开通的契机,前往老挝投资设厂;更重要的,是他打算趁着眼下日元贬值的时机,带领团队前往日本开设新的内衣缝制工厂,和日本合作团队一起更加用专业的技能,生产更加高品质的产品来服务日本市场。他说,最早认识的笔野先生当年来中国时曾经说:“现在是我们来中国买东西,但我觉得有一天,你肯定会从日本那边买东西再销往中国市场。”或许,这句话正是当时对未来无限潜力的中国市场的准确预测。而谢敦敏也或许没有没想到的是,他有一天不仅仅是在日本买卖内衣针织产品,而是直接在日本设立针织内衣缝制工厂、雇用日本员工,再次把缝制内衣也能够拥有高成本的发达国家日本成为生产基地的可能。

务实、稳重、脚踏实地的企业家谢敦敏(右)

这就是谢敦敏,“MADE IN JAPAN” 的内衣生产推动者——一个务实、稳重、脚踏实地,赢得了中日两国同行称赞和敬意的中国企业家!

长按下面二维码扫描关注我们,每天都会努力发布更多猛料!

上一篇:华盛顿的“新”社区
下一篇:遗路拾珍-徐绍青、钱惠芬等作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